•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于无声处赏书踪
  • ——序吴梅州书画集《于无声处》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湛汝松/文 吴梅州/书] 发布日期:[2017-12-27 09:49:59]
  • 丁酉中秋前夕,新塘书画协会书法艺委会主任吴梅州送来一本自己的书画作品集,邀我为其撰序。我接于手中,一见陈永正题写《于无声处》的书名,蓦如浩茫广宇中听到一声惊雷,脱口便说:“于无声处定有石破天惊之笔了。”梅州却答:“这只是我数十年在书路上行走的足迹。”一言一语之启迪,于是就有了这篇《于无声处赏书踪》的小文。吴梅州,字雪峰,1950年出生于东莞书香世家,自幼随父习书。他下乡务过农,进工业局当过干部,后来下海到外祖故乡新塘经商办厂,一直爱好书法。他始学篆书,接学隶体、再而行草兼之,一一皆在长进。在习书过程中,他除因受父亲引发兴趣外,还得益于年轻时受乡邻容庚大师指点,得益于中年时受新糖书画协会的熏陶,得益于本世纪初在中国书协培训中心研修深造;四十载书苑辛勤耕耘,终于无声处留下一串行踪。翻开首页,“境由心造”四个楷笔魏体大字横跨两页,魏碑的刚毅雄强中融入了楷体的雍正平和,给人以心境无边的畅感。再往下翻,大篆、小篆,甲骨、篆印、鸟虫篆,应有尽有;楷书、隶书、魏体、行书、章草,目不睱接,甚至还有国画虾、鱼、蟹、鸟。“数十年在书路上行走的足迹”,见证着吴梅州在书画路上持之以恒的学习与探索历程。一页一页地仔细欣赏,我发现其中不少是书者在集古代名家大成的基础上融会贯通而成的佳作。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刀刻般的甲骨文,对称均匀中不缺错综变化,劲秀笔划中隐藏少许状形,古朴蕴藉中流露着大气自然之美。《终南阴岭秀》,篆笔写行书,笔随心意出,字寄景象生,尽展潇洒闲逸之个性。《饮贪泉后诗》,在字体的虚与实,用墨的润与枯,章法的聚与散之变化中探索新颖独特的布局谋篇……吴梅州篆书基础深厚,墨迹之处,借助篆体之优雅形成自我的风格。以篆笔挥写的行草,自然流畅,行气贯通,别有韵味。尤其是用茅龙笔挥写的作品,更有着“生辣野趣、刚劲有力、笔划硬朗、飞白生动”的特点。茅龙笔书法始创于明代明代著名理学家、书法家陈白沙。茅龙笔是用茅草的茎心,经选裁、浸泡、锤砸、刮青、套笔等多道工序精心制作而成。由于茅龙笔茅锋修长,极富弹性;笔触苍涩,飞白生动,在行草书体中,容易表现出一种雄强、恢宏、阳刚、正大的气势。当代的吴梅州,为何会对500年前的白沙茅龙书感兴趣并付之于运用呢?原来,十年前,他在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读到这样一段话:“白沙晚年用茅笔。奇气千万丈。峭削槎枒。自成一家。其缚禿管作擘穴大书尤奇。诸石刻皆亲视工为之。故慈元廟、浴日亭、庄节妇诸碑,粤人以为宝。甘泉亦能大书。”恰好,朋友又给他送了本白沙先生的《慈元庙碑帖》,碑帖中既有白沙先生的茅龙书碑文,又有其得意门生、衣砵传人湛雨(甘泉)用茅龙笔所书之跋。此时,他惊讶地发现:父亲留下的墨迹中,不少就是这种书体。从此,他对茅龙书法的兴趣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他说,“甘泉公成功地传承了老师陈白沙的茅龙书法;我是甘泉公的外甥孙,有责任把这种独特的书法艺术继续传承下去。”《于无声处》集子中,有不少茅龙书法作品。行草“南无阿弥佗佛”笔力圆健,恢宏大气,给人留下以字传神之感。篆书“民和年丰永臻福祐”和隶体“人享太平无事日”两副对联,前者朴茂自然,平和凝重;后者波璨分明,疏朗典雅。在多幅茅龙书法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三国演义》开卷的《临江仙》。书者以自然、率真的情感,借助茅龙笔时刚时柔,亦拙亦巧的律动,让英雄大气的诗中意境跃然纸上。我赞赏吴梅州将自己的书法作品结集为《于无声处》,更赞赏其对“茅龙书”的传承。然而,更让我欣喜的是,在吴梅州的影响下,新塘书画协会学习“茅龙书”的热潮已在兴起。“茅龙书”是南粤一项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希望,由新会白沙先生始创,增城甘泉先生传承的这份珍贵遗产能在甘泉先生的故乡新塘代代相承,发扬光大。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