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实
  • 文学 » 纪实
  • 决定命运的那场大考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张志和] 发布日期:[2017-12-19 11:04:25]
  • 高考已经恢复40周年了,我担任中学语文老师也有36个年头了。我常常拿出那本已由鲜红变成暗红的大学毕业文凭,任凭思绪飞回到39年前参加高考的情境中。当年刚刚16岁的我,意气风发,对未来有着许许多多美好的憧憬。也是和眼前的少年一样,埋头答题,让自己平时所学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那时文化大革命才结束两年,许多事情还没有走上正轨,我刚刚高中毕业,中小学时间大部分都在文革中度过,我所学到的,基本上都是课余自学来的,如历史、地理,我是从小就喜欢,特爱看这方面的书,高二时发的地图册,别人都是崭新的,我的已经翻烂了,里面的国家图形、首都名称、地形地貌我烂熟于心。我在小学时,就已经读过《水浒》三遍,《三国》一遍,到初中时,同学们就经常纠缠我,让我讲水浒、讲三国、讲西游记,到高中时,我还可以讲上杨家将、岳飞和哪吒的故事了。那时我的数学成绩最差,作文也常常被负责任的语文老师改得满卷通红。考试前我就专攻这两门,拼命做数学习题,拼命看作文课时做的笔记,而那时根本就没优秀作文、满分作文一类的书籍。政治呢,就在早上和晚上睡觉前拼命记诵隔壁邻居胡伯伯送的资料,他在教研室工作,弄到不少复习资料。三天,考了五门课:语文、政治、数学、历史、地理。每场考试,没有父母和亲友来送来接,他们为了养家糊口,每天都在劳碌奔波,哪顾得上我的高考啊。回到家里,父母看到我表情严肃,就说一句:“别怕,还有下一场呢!”当时,我是每考完一场,就垂头丧气一回,像打蔫了的秋菜叶一样。正在我家打木沙发的王师傅看我如此情景,就说:“如果考不上,就跟我学木匠吧!”母亲叹了口气,说:“我准备跟你去联系下乡的事,最好能下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家里也好有个照应啊!看你这么瘦,才82斤,去当兵也过不了关啊!”那时我确实奇瘦,也确实可以赶上上山下乡的末班车。我默默无语,一个人躲到房间里。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心乱如麻。一个多月后,我在从中学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班主任赵老师,由于难为情,我只想躲开,但还是被他发现了,他大声喊我,我只好尴尬地站立在路边,等他过来。那时我常常独自一人,黄昏之时,在县城的各条大路上默默行走,想排泄心中的烦闷。赵老师带着欣喜的神情告诉我,你已经考上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赵老师见我不相信,又高兴地大声说:“你考上了,全班,不,全校,文科就考上了你一个人!”这回可以确信了,文静的我竟然兴奋地跳了起来,紧紧握住赵老师的手连连道谢,赵老师笑着说:“不用谢,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真没想到你能考上啊!”当时,我并不被所有老师特别是班主任看好。我在班上成绩一般,远没有一个姓黄的同学吃香,被老师们器重,大家都预言他肯定能考中,班主任特别喜欢他,女班长也格外青睐他,主动和他靠近。有一回,我去赵老师家请教一道难题,发现姓黄的和女班长都在,两人显出特别亲热的样子,赵老师也对他们特别亲切,总跟他们说话,不太搭理我,我觉得没趣,没坐一会就借故离开了,以后再也没去向赵老师请教过,改向地理老师陈老师请教,陈老师倒是很热情,耐心给我讲解疑难问题。喜讯传出去以后,我就像明星一样,被人热捧着,老师们、同学们远远地就绽开灿烂的笑容,热情地招呼,连以前打过架,多年不来往的同学也主动叫我名字,招呼我坐他的自行车。邻居们、父亲单位的同事、母亲村子里的老乡见了我,也像欢迎贵宾一样,笑得满脸皱纹,就像怒放的金菊。我自己也很高兴,也有点遗憾,离本科才差2.8分啊!语文考得还不错,81.5分,作文没写我平时最怕的议论文,而是缩写一篇文章《速度问题是个政治问题》。以前老师从没讲过缩写,我是凭感觉选择重要信息写的;政治题基本上都让我背到了,得了80分,估计是论述题没答好;历史有一道题是问孟良崮战役发生在什么时间,我以前没听老师讲过,但依稀在什么书上看过,好像打的是国民党军队,我就答了是解放战争,后来发现让我蒙对了;地理我几乎全能做,一气呵成,只是当时没什么把握,谁知竟考了92分,特高啊!最倒霉的是数学,考前专攻它,考的时候也全做了,谁知才得8.8分,估计就对了第一题,分解因式!要是数学多考几分,我的命运也许就彻底不同了,估计会被江西师院地理系录取,说不定毕业后就去了地质研究所了,而不是现在还在当语文老师啊!命运往往就是捉弄人的!师专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来了,当时41岁的父亲帮我提着行李,把我送到学校。那时告别家乡,登上客车的情景我还依稀记得,看着母亲和三个小妹站在车子后面,向我挥动着手臂,我的眼泪流了出来。车子渐行渐远,我的眼前一片模糊。39年过去了,当年高考的许多情景、三年大学生活的众多场景,36年的教书生活,到现在还时常电影镜头一样不断闪现在我眼前,让人回味无穷,让人叹息不已。现在我已55岁,当年的少年已经霜染鬓角,当年的瘦弱小伙子已经略有发福。女儿在2011年考进了广州大学,步了她爸爸我的后尘,学了中文,而且还是读师范班,高考时她的数学也没考好,莫非是遗传基因在起作用?两年后改学了w88981优德w88专业,七年前大学毕业,先去了一家知名外企。 36年来,我送多少学生进入高中、中专和大学的大门,恐怕都数不清楚了,不敢说是桃李满天下,至少也是春色不少啊!在老家的21年,我走在大街小巷,随时都有可能遇到自己的学生;来到增城15年,一出门也很能经常看见曾在讲台下端坐的弟子啊!虽然这份职业有些单调,但真的很光荣,因为它为祖国的建设和发展输送着大量的人才。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