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实
  • 文学 » 纪实
  • 打米饼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魏伯娣] 发布日期:[2017-12-13 10:48:09]
  • 八十年代前出生的地道增城客家人,对于打米饼这活儿肯定不陌生。每逢年关临近,村子里家家户户弥漫着米饼的香气。在当时物质生活并不太富裕的年代,零食比较罕见,米饼、糖环、油角仔、蛋散等年品便是一年不中不可多得的美食,小伙伴们无不翘首盼望着过新年。过新年,讨利是、穿新衣、换新鞋,皆大欢喜……自懂事起,打米饼对我而言是历久弥新的。新年将至,乡村邻里之间好像已经约定俗成般,今天我家打饼,明晚你家打饼,彼此互相帮忙,尤其是刚放了寒假的小伙伴们成了村民争相拉扯的对象,自然忙得不亦乐乎。除了感受浓郁的氛围,难于推搪主人家的盛情邀请之外,更多的是嘴馋着哩,帮忙打饼时不但能堂而皇之地吃上浓浓米香味的饼团,满屋子飘逸着香气的年鹅、土鸡大杂烩粥更是让大家垂涎三尺,回味无穷。热情的主人家为了犒劳大伙儿的辛劳,天蒙蒙亮就起了个老早忙乎起来,宰好了年鹅、土鸡,用柴火煲起了一大煲杂烩粥,等打饼这活儿一结束,就撒上些葱花,调好味,吆喝招呼着大伙儿吃粥,还不忘用大碗装着给隔壁邻居送去,尤其是住附近的一些孤寡老人,除了给她们送上味道鲜美的杂烩粥外,还会用袋子装个鹅腿或鸡脯肉之类的,以表心意。打米饼用的大桌子是自各用几条长板凳权当桌腿,上面铺几块面积较大的木板拼凑而成,有些爱干净的村民会再铺上塑胶纸或台布。打米饼的前奏功夫非常重要,不可小觑。费时、耗力不说,还是考究技术的一门手艺。洗米、炒米、磨粉、熬糖、和粉,样样不能有丝毫马虎。之前纯粹是用大石磨磨米粉的,因此每个村子总会有那么几户人家门前的庭院或天井里摆着个大石磨。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用石磨磨粉太费劲耗时了,人们改用机器碾米粉,只要掏几个钱就可以省下不少功夫。当然还少不了打米饼的必备武器——饼印和饼锤。饼锤制作比较简单,复杂的是饼印,饼印要用上等好木材手工雕刻而成,中间凿成饼状的圆圈,圆圈边沿和底部雕刻有祥禽瑞兽、花草树木等精美图案,雕刻的图案愈精美,打成的饼愈美观,既可欣赏也能提高人们的食欲。在当时并不发达的年代,能有这雕刻饼印手艺的人并不多见,因此这也成了部分人养家糊口的手艺活。记忆中,外公也是这方面的好手,家里用的饼印、糖环印、饼锤就是外公一手雕刻打磨出来的。打米饼用的糖浆需按比例用黄糖加水熬成糖浆,熬糖浆时需用大锅子煮,得分工合作,一人坐在灶边往灶炉放柴火,一人马不停蹄手执锅铲不停搅拌,只有这样糖才不会糊,不会粘锅,否则,稍有疏忽,前功尽弃。再将磨好的米粉和碾碎的花生与糖浆放在一个稍大的瓦缸里,用一根长木棍不停搅拌,直至米粉与糖浆均匀混合,这可考究手臂功夫。毋庸置疑,这活儿当然是男主人的任务。男主人将装有和好米粉糖浆的缸摆在面前,身材高大点的男主人干脆会将那缸放在自己双腿中间,缸下面放张结实的小木凳子撑着,方便自己入饼粉。之前一个个洗净、晾干,制作精美的饼印一一摆放在男主人面前,为了能加快打米饼的效率,得有足够的饼印供人使用。帮忙打米饼的大伙儿各就各位,手持饼锤,围着大桌子端端正正坐好,就等着男主人将和好的米饼粉装入饼印中,一装好,大伙儿比赛似的争抢着,手疾眼快的就捷足先登,坐得远的唯有再稍等一会儿。只见大伙儿左手握住饼印手柄,右手持饼锤沿着饼印边沿用力敲打起来。大家可以想象,一人入饼粉,一群人打米饼,那场面蔚为壮观。入饼粉动作稍微怠慢了,便招惹小伙伴们七嘴八舌地催促,这边顾上了,那边的小孩又恶作剧般起哄抗议,入饼粉的男主人真恨不得能像八爪鱼般手脚并用,或用香甜的粉团塞住这帮小家伙的嘴。咚咚当当的打米饼声音混杂着小孩的嬉笑、吵闹声,这天然的交响乐,令人百听不厌。大部分人会把米饼打成平平整整,而有些喜欢搞怪的小孩,特意把饼敲成小山状,四周呈斜坡形状,中间高,还油嘴滑舌辩解是增加米饼的美感、不能千篇一律等等。主人家也司空见惯,亦没责怪。敲打了一会儿,感觉米饼被敲压紧了,最后一项功夫就是把敲紧的米饼从饼印里敲出来,这可是考究力度的活儿。用力太大,米饼则会从饼印里腾空跃起,掉到桌面,或摔在地上,有时甚至还会闹出笑话哩。用力太小,米饼似乎和你较上劲了,纹丝不动,似乎非得要你出出洋相不可。这对于初学者来说,不是易事。但初生之犊不畏虎,小伙伴们不服输的犟劲就涌上来了。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很快也就在小伙伴们的口头传授经验和观察、揣摩中领悟出方法,经过几次反复尝试,也就琢磨出门道了。而后把敲出来的米饼用小手捧着,小心翼翼摆放在旁边一个个铁质圆盆内,整整齐齐排放着,煞是好看。就这样,大伙儿手不停歇忙乎着,嘻嘻哈哈互相说笑着,约莫两三个小时,打饼这活儿便大功告成,剩下的烘焙是大人的事。不过,习惯凑热闹的小伙伴们也会站在大锅子旁边观看,或者直接坐在灶台旁当起烧柴工,做事、看热闹两不误。传统烘焙米饼的做法是先将大锅子洗干净,用柴火将锅子烧干、烧热才能烘焙米饼,然后将装有米饼的圆盆放在灶头上,女主人这边叮嘱放柴的人怎么放柴火,放多少,注意火势,这边自己则用手将米饼一一挨着锅子形状自下而上摆放在大锅里,米饼一圈圈呈螺旋形满满当当铺满整个大锅子,通过灶下烧柴,锅子散发的热量烘烤米饼,大约15分钟左右,再用铲子一个一个将米饼翻面再烤,直至两面烤制微黄即可。一锅是烤不完的,一般要烤两至三锅,人多的家庭更会烤多些。有些人为了能够使米饼保存的时间更长,会将米饼烤干点,烤的时间稍微长些。烤好晾凉的米饼,村民会用干净的瓦瓮或瓦缸装好,瓮塞或缸塞还会缠绕上几圈干布,方便米饼保存。米饼除了闲时拿出来过嘴瘾外,村民还会用它们当早餐,有时上山砍柴割草,或者去远点的地方干农活儿,都会往裤兜或用袋子装些米饼充饥,这是一天两顿的食粮。打米饼是民间习俗,也是一种传统文化,一家老小或邻里乡亲围坐一堂打年饼,不但其乐融融,还能让这民间习俗薪火相传。如今经济日益腾飞,生活物资愈来愈充裕,人们已不热衷这一活儿,怕是逐渐将它淡忘了吧。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