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习作
  • 优德娱乐场w88 » 学生习作
  • 父亲的字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增城中学 八(4)班 单清蕴] 发布日期:[2017-12-12 15:53:53]
  • 你是否曾比对过,以往年轻朝气蓬勃的父母,如今年过半百而百病缠绕?你又是否曾留意过,为你日夜操劳不计回报的父母,那双饱经沧桑的手已不再书写出行云流水的字?父亲的双手,曾是端端正正地摆在办公桌上如行云流水般飞快书写着重要文件的。仍记得那时我尚年幼,连握笔都不会,因此特别崇拜父亲能把字书写得如同行云流水般畅顺漂亮。我像个小偷似的悄悄从作业本子上“唰”地撕下一页纸,一本正经故作庄重地一笔一画模仿着父亲的字迹,尽管写出来的字还是东拼一边西凑一块的,像极了一个个摇摇晃晃的腆着啤酒桶肚的醉翁。我不由得挫败的低下了头,赌气似的把笔扔到了一边,嘟哝起了嘴。父亲却在一旁笑得开怀,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说:“没事没事。咱们慢慢来练,总有一天你会超过爸爸的!”他干燥温暖的大手轻轻捏着我稚嫩的小手,开始在纸上一笔一划地起撇、提勾……天有不测之风云,后来,一次意外,父亲不幸失去了支使半边肢体的能力;更不幸的是,无知觉的那一边,正好是右边。父亲的右手再也写不出那种潇洒飘逸赛过神仙似的字了。他只能努力控制着那只仍幸有知觉的左手,写出的字就像只不小心落水的小麻雀般,瑟瑟地发颤发抖。父亲就认真努力练字,常常累到满头大汗。他从未为自己现如今悲凄的处境而像个被坏人抢了糖果的孩子无助得哭泣,至少在我面前,坚强得令人心疼。我出神地望着,父亲那淋漓的晶莹汗珠,从他那愈显沧桑的银丝末梢无声地滑落,滑落在那张他刚练过字的白纸上,恰好滴在了他所苦练的自己的名字上。墨迹仍未干,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墨迹被汗珠淡淡地晕染成了几朵毫无规整形状的黑色小花,花瓣像是沉睡了千百年般,一旦获得难得的丝丝养分就迫不及待地舒展、蔓延,无情地让那原已歪扭的字迹更加一塌糊涂。一滴,又一滴,似是父亲终于忍不住在低低地啜泣。我忍不住走上前,帮他换掉了那张不堪的纸。不知怎的神智驱使着我像当年他教我写字般,提着笔用力地顿笔、流畅地停笔示范给他看,他却有点尴尬地把我轻轻推开不耐烦地说:“行了,写字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你来教我的?我自己就可以的了。”被推开的我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站在一边看着父亲更加认真地提笔、顿笔、勾划……不由得低低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心却蓦地一酸,鼻子也酸酸的……父亲的字,从如同行云流水般潇洒,再到像是初学写字般的生疏歪斜,期间经历了多少难以言说的辛酸无助啊。可是当你仔细看些,再仔细看些,你定会发现,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往,父亲的字始终有着一种不变的神韵,这不变的,便是父亲那坚强的心啊! (指导老师:湛笑影)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edu/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