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月落山深哭杜鹃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姜鸿辉 陈丽梅] 发布日期:[2017-12-06 10:53:35]
  • 增城广场东侧,靠近展览厅的一方角落,种着一小块地的杜鹃花。这方杜鹃长得非常茂盛,小手指一般粗的主干齐腰高,枝条儿则如筷子般纤细,小小的椭圆形叶子与家乡的枣树叶有点相像。杜鹃花儿盛开的时候,满枝儿的花尽情吐着自己的红,自己的粉,散发着自己的香;簇簇相拥的花儿,紧紧挨在一起,红得亮眼,让人一览无遗,就像一个个似玉的公主骄傲而自豪地绽放,尽情地展现着她们迷人而眩目的风姿。在北京求学的女儿也许听多了关于格格的传奇,总是惊叹“多么美丽的格格花啊!”在女儿心底,可能只有高贵典雅的“格格”才是形容杜鹃花儿最贴切妥当的词汇吧。女儿啊,你欣赏“格格花儿”的美丽,但你可知晓它与我们的家乡,与你的爷爷,与你的爸爸有着永远割舍不开的情结与故事吗?“湘中多福地,天下桃花江。”此言中的“桃花江”就是我们的家乡——美丽的湘中福地桃江县。桃花江处处是山,山上随处都是杜鹃。杜鹃花与桃花江的桃花一样,一直是美丽桃花江的两张自然名片。桃江的丘陵地形与季风性湿润气候满足了杜鹃生存的自然条件。桃江的丘陵是多种植物杂生,山上长得最高的自然是树木。家乡名贵树种不是很多,普生而又利用价值高的就是杉树。杉树在桃江树木中算得上是“熊猫”级树种了。因为活人建屋用的木材,死人打棺材用的材木大都使用杉木。杉木木质较好,但成材周期较长,一棵实用杉树至少需要生长三十年以上方可使用。所以桃江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随便砍伐一株杉木苗儿的。楠竹是另外一种常见的高生植物了。桃花江是著名的竹乡。几乎每座山上都翠竹丛生。桃江人靠山吃山,楠竹之乡的桃花江人自然把竹子利用到极致。在那艰苦的年代,桃花江的楠竹几乎成了养活几十万桃江父老乡亲的重要支撑。每次砍竹时,爸爸总说“竹子砍了,来年的映山红一定开得灿烂”(朴质的桃江人并不诗意地把映山红称作杜鹃花)。当然,我知道爸爸砍竹子并不真的只是为了看到来年映山红开得欢快。竹山里的桃江男人普遍懂得一门手艺——“破篾”。“破篾”的桃江人称为“篾匠”,就是把砍回来的完整竹子,按照制作竹制艺器的需要,用刀具把竹子分解成一层一层篾丝或者篾片。破篾是技术活,需要相当的手上功夫。空心的竹体本就不厚,再加上层层竹节又大大地增加了支解竹层的难度,为了保证破篾的速度与质量,破篾的刀要求打磨得十分的锋利;刀具锋利,程序复杂,动作要求十分娴熟,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锋利的刀锋弄伤手指。要知晓被分解的竹片本身也是非常的锋利易伤人的,因此篾匠们的手无不伤痕累累。破出来的篾片则由妇女们编制成各种竹制器具。印象里开始做得最多的一种叫“飞碟”的外贸货,飞碟其实就是一种浅浅的竹制盘子,相当于现在的果盘之类。因为其轻,扔出去可以如碟一样飞起来,故称“飞碟”。为何是外贸货呢?飞碟在当时一般人家还用不起,也不太使用,都是由专门的外贸部门收纳远销北上广甚至海外市场。飞碟当时的市场价格是五毛钱左右一个,其质量要求相当高,假若篾破得不均匀,编制有点缺陷,外贸部门是不收的。因此,编制飞碟并没有给桃江人带来可观的收入。后来,桃江人普遍做一种叫“单车篓子”的竹器。“单车”是乡下人对自行车的一种俗称,单车篓子就是挂在自行车后架上用来装物品的工具,其功能大抵与现在汽车的后备厢有点相似。在当时自行车还是生活奢品的时代,骑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车后面再挂上一对单车篓子,其神气程度绝对不逊色于今天开宝马的大伽。单车篓子没有飞碟那样要求精细,编制也没有那样要求严苛,因此,做篓子的人渐渐增多,但做篓子也有篓子的麻烦。飞碟是由外贸部门统收统销,而单车篓子是自产自销的。由于并不是随意一个地方就能够销售竹艺品的,要到专门的竹器销售市场才能销售。而从我们家到竹器市场大约四十公里,市场固定的集市时间一般早上七点开市,九点左右散场。一到竹器集市开市的时候,爸爸总是凌晨四点左右起床,挑上四十担左右的单车篓子去卖,重量在一百斤左右。不重,但绝对也不轻松,毕竟来回差不多一百里路啊!那时去市场的路很难行走,首先得过十来公里的山路,然后沿着一条小溪走田垄路。而农家人为了多种一行水稻,总是把田垄挖得最窄。天麻麻亮,视线又不好,田垄又窄,一不小心就踩到水田里,更有甚者掉到溪水里,弄得一身水一身泥,艰难地爬起来,顾不上身上的泥水,整理好单车篓子,还得挑着担继续赶路,生怕误了市场开市的时间。就这样爸爸在这条路上至少整整走了十年光景,而这十年正是哥哥读技校、我读大学、弟弟上中学的阶段。砍完竹子后,和杜鹃竞生的是一种叫“蕨毛精”的植物了。“蕨毛精”其实就是一种蕨类植物,是当时农家人作为柴火烧水做饭的主要植被。“蕨毛精”长得浓密,杜鹃就和“蕨毛精”杂生在一起,砍柴的时候,爸爸总提醒我们小心翼翼,千万不要把映山红和“蕨毛精”一起砍下。当我们不小心弄断了一株映山红的时候,爸爸总是抚摸那小小的枝儿沉默好久,喃喃地说:“来年山上又少一株花开的映山红 。”女儿呀,你也许知道红楼里的葬花吟,但你可能不知道你爷爷在映山红下哭百合的故事吧?那一年开春,你爷爷听说百合可以抗癌救命,城里人对百合的需要正大量增加,百合的价格会成倍的提升,于是你爷爷把家里所有的土地几乎都种上了百合,谁料来年百合成熟的时候,价格不但没有丝毫提升,还根本没人收购。然而你爷爷却不能等啊,因为百合无望,生存还得继续,土地不能闲置,得重新种上新的作物。在一个微微亮的清晨,你爷爷一个人把地里的百合全部掏出来,丢在开满映山红的后山上,当我们找到你爷爷的时候,你爷爷晕倒在丢满百合的映山红山坡上,爷爷的眼眶与映山红一样红。你爷爷没有学过音乐,他却拥有唯一的一件乐器,那就是一把二胡。没学过音乐的爷爷,拉奏的曲子当然不多,他总是拉响一个曲子,“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红军来,岭山开遍哟映山红……”后来我知道这个曲子就是《映山红》。你爷爷说无论多累,只要拉响这个曲子,心情会轻松很多。你爷爷的这段经历让我后来深深理解了李商隐的“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的诗句。如今,你我离开家乡将近二十个春秋。你爷爷离开我们也近十个年头了,都不知多长时间没有领你回家看看家乡的映山红了,不知你爷爷当年破篾的刀是否还在,他那把心爱的二胡是否还可以拉响《映山红》……女儿啊,你虽生在桃花江,但你长在南粤,又在京都求学,将来也不知你成家与立业于何方?爸妈不求你以后怎样光宗耀祖,我们本就只是农民的儿女,家乡山野间的映山红告诉了我们什么叫诚实与善良,什么叫纯朴与自然。树高千尺忘不了根,我们走得最远,不要忘了那开满映山红的美丽桃花江,那是我们的家乡,是我们的根所在。呜呼!风回日暮吹芳芷,月落山深哭杜鹃!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