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实
  • 文学 » 纪实
  • 《东荡子诗文集》编后记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苏文健] 发布日期:[2017-11-20 11:09:40]
  • 安徽文艺出版社    2017年10月东荡子手稿
    我们期待已久的《东荡子诗文集》(诗卷、文卷)终于出版了。相对于已出版的东荡子其他诗选,它的意义和重要性不言而喻。东荡子生前先后有《不爱之间》(1990)、《九地集·东荡子诗选》(1997广州面影诗刊编印)、诗合集《如此固执地爱着》(1999)、《王冠》(2005)、《不落下一粒尘埃:东荡子近期作品》(2009《诗歌与人》编印)、《阿斯加》(2010)、《东荡子诗选:第八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专号》(2013)行世;去世后不久,又有友人编辑的两个诗歌选本,即余丛编的《东荡子的诗》(2014)和浪子编的《杜若之歌:东荡子诗选》(2014)。需要说明的是,诗集《不爱之间》版权页上标识为1989年6月第一版,实为错讹。根据我们多方调查与考证,诗集最迟在1990年夏天出版。而且,东荡子在自我介绍的文字中一直认定《不爱之间》系1990年出版。因此,我们也循此说而行。东荡子早年在家乡主编过两期《青年诗报》(1987年、1988年各一期),并以多个笔名在上面发表诗作。现在我们把能够确认的作品一并予以收录。1988-1990年间,东荡子在家乡的《雪浪花》诗刊上有多首诗歌发表,诗文集也予以收录。1993年秋天东荡子还创办主编过《圣坛》诗刊,其中大部分诗作均已收入后来的《九地集》或《王冠》,我们在此补录了几首未曾被收录的作品。东荡子曾经的理想是像惠特曼那样出一本《草叶集》,集中一生中所有精粹的诗歌,因此他并不在意自己一些次要的诗歌。对东荡子早年的这部分诗歌作品的寻找与收录,旨在让读者从中看到东荡子诗艺发展演变的某种轨迹。此次诗文集的编辑,我们主要遵循以下几点原则:一、最大限度地收录所能搜罗到的东荡子的作品文字。目前,东荡子最重要的诗文均已收录在内,虽未能以全集冠名,但我们是朝着全集的方向努力的。二、所收作品的内容与标题,均以东荡子最后改定的版本为准;对于前后有较大改动甚至已成为两篇不同作品的诗歌,均以改动后的诗歌作品为准,改动前的原版本以附录的形式加以编排收录,但对内容相同而标题有异的只录其一,且在作品后面予以说明。三、按照作品具体创作时间先后编排,不能具体到某个月份的按照年份编排,不能具体到日期的按月份先后编排;东荡子的大部分作品后面都附有时间落款,遇前后诗集中时间落款不一致,则以最后改定的时间为准。四、尽量以东荡子生前最后编定的公开出版的个人诗集(即《不爱之间》《王冠》《阿斯加》)为依据,在每首作品后面均标明被收录的相关信息;没有被这三本诗集收录的,再以其他个人诗集为参考;以上所有诗集都没有收录的,则尽量标识原发表信息。未发表或暂时查不到发表信息的,则暂留空白;东荡子生前未发表但同时收入《东荡子的诗》和《杜若之歌:东荡子诗选》的13首诗歌,作品后面均予以标识。五、有六首已经发表过的诗歌,包括《无能之辈》《痛苦比羽毛还轻》《灵魂》《歉意是永远的》《不为人知的生命》《这个人一直在等》,由于某种原因,未能收集在诗文集里。另外,《他们在黑暗中行进》一诗,也因某种原因,诗文集未能采用原来的标题。本诗文集编辑的具体分工:世宾负责诗文集的统稿,并撰写导言;聂小雨负责诗文集的资料收集及文字校对;苏文健负责诗文刊发情况的标识及东荡子年表的改定。感谢安徽文艺出版社的大力支持。本书责任编辑姜婧婧不辞辛劳,从各个方面提供了热情帮助和参考意见,在此表示真诚的感谢。感谢诗歌,感谢友谊,感谢热爱东荡子及其诗歌的朋友们。最后,由于时间仓促及资料搜集等困难,诗文集难免存在诸多不完备的地方,还请读者朋友们不吝赐教,以便日后再版时及时补充。识于2017年9月
    东荡子(1964-2013),本名吴波。1964年生于湖南沅江市东荡村。高中不到一年,便服役于安徽蚌埠某部,后在深圳、广州、长沙、益阳等地工作或闲居,曾代课,经商、做记者、编辑等。2005年始任职于广州增城日报社,2013年因心脏病突发离世。1985年开始写诗,先后出版和印刷《不爱之间》《九地集》《王冠》《不落下一粒尘埃》《阿斯加》《东荡子诗选》《东荡子的诗》《杜若之歌》《2013-2015东荡子诗歌评论集》。2002年与世宾、黄礼孩等友人提出完整性写作诗歌理念。认为诗人在诗歌中的建设,在于不断发现并消除人类精神中存在的黑暗,力争做到诗、人、理想合一。曾获《诗选刊》“2006·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芳草》第三届“汉语诗歌双年十佳”、第八届“诗歌与人·国际诗人奖”、首届“扶正·独立诗人奖”、第九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等。
    林贤治:东荡子只需凝视自己的内心,而无视俗世的生活和时事的变迁;其实这一切,早经化为他的感觉,率性挥洒而意象斑斓,处处迸发生命的力。众多诗人是炊夫,东荡子是酿酒人。
    耿占春:尽管东荡子的诗歌语言的确有着某种经文风格,但他话语中的神圣性确实来自于负面经验。不同的是,诗人总能把负面经验转化为一种新的意义资源。
    朱大可:“光阴在这里停顿,希望是静止的”,东荡子曾经这样写道。是的,在诗歌的语境里,我们变得宁静,因为我们占有了语言的希望。这是我们唯一的财富。
    世宾:我相信在东荡子的个人那里,在他的生和死之间的从容,在他贫困中葆有的欢乐,他已经抵达了他个人的存在。我称东荡子为存在者。
    黄礼孩:东荡子懂得在诗歌中调和各种不相干的事物,向内潜进又向外延伸,气场逐步强大,有时摸不到边缘,他的无边的弥漫实际为了生命的结晶,如此就有个人的气象。
    钟鸣:诗界常言“民间”其实是江湖,而且是江湖中最恶的,有几人象东荡子的真民间,而且,是民间以言行事最好的那一部分。
    洪治纲:东荡子仿佛一位历经沧桑的人,又好像一位洞察一切的人,平静,舒坦,轻松,宽容,以自己特有的专注姿态,关注着事物的真相,打探着生存的秘密。
    蓝蓝:东荡子的诗在现实和超越现实的过渡地带实现了独特的美学转换,其抒情性和寓言性恰如其分的融合,面对当代复杂生活时敏锐的洞察力和语言表达的创新能力,彰显了他作为一个汉语诗人勇于探索的勇气,为当代诗歌的可能性再次拓展了一条新的道路。
    桑克:“可能我是一片真正的黑暗”,东荡子肆无忌惮地道出我的灵魂秘密。我曾经以为我们只有深入到这片黑暗之中才能写出真正的作品,而不必顾忌外在的黑暗。但是外在黑暗具有的戏剧性和荒谬性往往出人意料,经常对我构成实际的干扰。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